1. 财金吧 > 实时热点 >

男子穿女装上瘾,在妻子的支持下,做了变性手术,从此夫妻变闺蜜

对于近来来网络上流行的“女装惩罚”,不少网友调侃道:“女装只有零次和无数次。”这只是一句戏谑的玩笑话,但一语中的也绝非不可能。当反串之后,才发现自己真正的灵魂归属,这样的例子也不在少数。在这个年代,变性手术已经不是那么受偏见了,但回溯历史,第一个吃螃蟹的人,遭受到的困难与冷嘲热讽也是我们很难理解的。今天,more君就为大家介绍一部由真实事件改编,围绕史上首位变性人展开的故事——《丹麦女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0世纪20年代的丹麦哥本哈根,艾纳与格尔达是一对已经结婚6年的画家夫妇,丈夫艾纳擅长风景,闻名遐迩;妻子格尔达擅长人物,但距离成名,总是有那么毫厘之差。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一天,格尔达的女模特放了她的鸽子,而她急于完成作品,于是就请求丈夫艾纳暂时披上女装充当模特。艾纳答应了,但他最多能承受丝袜与高跟鞋,对穿裙子坚决拒绝。一开始,艾纳甚至连丝袜的正反面都分不清,穿上丝袜与高跟鞋,却依旧是个大男人的坐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妻子的请求下,艾纳勉为其难地披上了模特的裙子。就是这一披,新世界的大门就此打开……艾纳从下往上打量着自己,精致的高跟鞋,滑腻的丝袜,优雅如纱的连衣裙,让他忍不住重新感受自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虽然鞋子衣服并不合身,但他的心中仿佛有一种声音在告诉他:不合身的并不是衣服,而是他的皮囊。带着百合花而来的朋友正好碰见这一幕,于是就戏谑地将艾纳的女性扮相叫做“莉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晚上睡前,当格尔达脱衣服时,艾纳第一次对妻子的贴身衣物产生了兴趣,并被深深吸引,特别是那件新的睡裙。第二天晚上,当格尔达为艾纳脱衣服时,发现他竟然穿着自己的睡裙。两人经过短暂的尴尬后,将其当成了一种两人间的特殊游戏,为生活助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隔天,格尔达需要参加一个舞会,为了让讨厌舞会的艾纳陪她一起去,她提出了一个建议,让艾纳扮成“莉莉”参加舞会。他们继续这场游戏,格尔达帮丈夫挑裙子、鞋子、假发,帮他练习女性的神态姿势,帮他涂粉抹口红,而艾纳也享受其中。艾纳以“艾纳表妹莉莉”的身份参加了舞会,但首次女装参加宴会,艾纳还是非常的难为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让人没想到的是,他娇羞的样子得到了一位青年的爱慕,青年叫做亨里克,在他的言语中,让艾纳在某些瞬间真的感觉自己成为了“莉莉”,于是两人接吻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但这一幕却被妻子格尔达撞见。她明白了这个游戏已经超出他们的控制范围了。回到家后,她要求艾纳不允许再让“莉莉”回来,但是察觉到自己内心转变的艾纳答应得也很勉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次日,艾纳走到试衣间,他脱光了衣服,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感受着自己身体与女性身体的相似之处与相悖之处,他将男性器官隐藏起来,仿佛看到了新生的自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因为“莉莉”的画像,格尔达的作品终于得到了认可。而另一边,艾纳再次变成了“莉莉”,并且主动去找了亨里克,当两人亲热时,亨里克脱口叫了他“艾纳”。艾纳突然间愣住了,原来亨里克知道他是艾纳,更重要的是,他喜欢的不是莉莉,而是艾纳。艾纳绝望的逃离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回到家的艾纳向格尔达坦白了一切,在一番争论后,他们开始决定寻求医生的帮助。医生却简单地将病因推断为内分泌失调,并且用粗暴的放射性疗法治疗。几次治疗后,艾纳的心理没有转变,身体却变得十分虚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因为格尔达的画展,夫妇两人来到了巴黎。但是格尔达敏感地感觉到艾纳离他越来越远:他开始排斥她的亲热,不愿再以男性角色为她当模特,更不愿继续画画。艾纳偷偷找到了一个风流所,但他的目的却很特殊:镜子那边,妓女搔首弄姿,而镜子这面,艾纳在模仿。在镜子的倒影中,艾纳忘我的陷入了对女性体态的痴狂向往,直到他摸到了自己的男性器官,他瞬间惊醒,仿佛摸到了一颗手雷。他对自己的身体产生了排斥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艾纳回忆童年往事,其实他从小就有这方面的倾向,只是被周围环境被压制了,直到现在,心中的“莉莉”才被唤醒。格尔达尝试着接受“莉莉”,躺在一张床上睡觉,陪“莉莉”试衣服,简直像一对闺蜜,但格尔达也在压制着对“艾纳”的思念。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直到一次晚宴,格尔达独自参加,就连被男人搭讪,她也得自己应对拒绝,在她最需要丈夫陪伴的时候,丈夫却被“莉莉”压制在阴影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她崩溃了,她求“莉莉”让艾纳回来,但深陷其中的“莉莉”只能一遍遍表达着自己的无能为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最终,“莉莉”擦掉了粉脂,褪去了女装,为了格尔达,他强迫自己暂时变回艾纳,他知道自己抢走或者说谋杀了格尔达深爱的“丈夫”,但他却无力改变。艾纳又找了很多医生,但毕竟这种“病例”少之又少,那些医生要么把他当做同性恋,要么把他当做精神病。就算到了这个时候,格尔达依旧支持着他,她学着接受艾纳的女性倾向。最终,他们找到了一名特殊的医生,医生说他愿意为艾纳做变形手术,手术分两步,第一步,切除男性器官,第二部,建造女性器官。但他们要知道的是,以前从来没有这样的手术案例,并且风险极大。格尔达对此很担心,但艾纳却义无反顾,因为这成了他活着的唯一动力。第一步的手术很顺利,关键时刻格尔达总是陪伴着他。她依旧在学着接受“莉莉”,这次,两人更像是一对闺蜜了。但心急的莉莉却迫不及待地去进行第二次部手术,不管格尔达如何阻拦都没用。第二次的手术并不顺利,莉莉失血太多。手术结束后,莉莉身体虚弱,奄奄一息。格尔达按莉莉的要求,将她推出病房,让她以完整女性的身份第一次看到了外面的世界。最终,莉莉在格尔达的陪伴下安然离世。她死了,但是她很幸福,她成为了女人,成为了自己本该成为的角色。艾纳(莉莉)是伟大的,也是自私的,为了追寻真正的自己,他放弃了所拥有的一切,名望、职业、健康、甚至是生命,他牺牲了这么多,只是为了不顾世俗眼光,坚持找回真正的自我罢了。同时,他放弃的还有愿意为自己牺牲一切的妻子。没错,格尔达愿意为艾纳牺牲一切,当自己的丈夫与其他男人接吻,当丈夫排斥她,当丈夫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难以理解的“莉莉”时,格尔达却在一次次的自我崩溃后,继续支持艾纳(莉莉)。她的伟大程度绝不亚于艾纳(莉莉),就如艾纳(莉莉)所言:“我怎么配得到你这样的爱?”随着时代的发展,变性手术已经不再让人谈之色变,通过手术置换性别的名人、明星也不在少数,国内先不谈,国外的像演员Poy,就曾凭借《扫毒》吸尽眼球,得到很多影迷的喜爱。时代不断发展,主流价值观也逐渐开放,我们大可对一些现在不能理解的事报之以宽容的心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