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财金吧 > 实时热点 >

小林绿子

目录

1,小林绿子的书中片段

小林绿子的书中片段

这时候,我发现有个女孩常有意无意地盯着我看。这女孩剪得一头极短的短发,戴着一副墨色的太阳眼镜,穿着一套白色的迷你棉质洋装。我因为不记得自己曾见过她,便自顾自地吃着,但随即她却站起身走向我。然后便一手支在桌子上,喊我的名字。“你姓渡边吧?”我抬起头,再一次端详她的脸,但不管怎么看,就是不觉得眼熟。她看上去相当显眼,倘若见过,按理说是会认得才对。再说学校里喊得出我名字的人也并不多。“我能不能坐一下,还是待会儿有人会来?”我虽有些不解,但仍然摇头示意。“没有人来。请坐吧!”于是她便大剌剌地拉出椅子,在我的对面坐下,从太阳眼镜后面直盯着我,然后又将视线转向我的盘子。“看起来很好吃嘛!”“好吃呀!这是香菇肉卷和豌豆沙拉。”“嗯!”她说。“下次我也要点这个。今天已经点了别的了。”“你点了什么?”“通心粉。”“通心粉也不错。”我说。“对了,我是不是曾在哪儿见过你呀?我倒是怎么也想不起来呢!”“由里皮底斯。”她简洁地答道。“艾蕾克德拉。(译注:希腊神祇)‘不!连上帝也不听不幸的人说话了。’刚刚不是才上过课?”我盯着她的脸。她摘下太阳眼镜。我这才想起来。原来是我在“戏剧史第二部”班上曾见过的一年级女生。只是发型全变了个样,一下子认不出来。“暑假前你的头发还在这儿嘛!”我用手指了指肩膀以下十公分的地方。“是呀!可是暑假就烫了。烫起很糟,看起来很可怕。当时还真想死呢!真的很糟。就像头上缠满了溺死了的海藻体一样。后来想了一想,与其去死,干脆就剪短算了。很凉快唷!现在这个样子。”她说道。跟着便动手去抚弄长约四、五公分的头发。又冲着我直笑。“很好哇!”我边吃香菇肉卷边说道。“侧面让我看看!”她别过脸,停了五秒钟。“唔,很适合你嘛!你的头型一定不错。露出耳朵也挺好看的。”我说。“是呀!我也觉得。剪短了,不是也挺不错的吗?可是呀!男人却都不这么想。他们都说像小学生啦、像收容所的。哎!男人为什么都喜欢留长发的女孩子呀?简直是法西斯嘛!真无聊!为什么他们总是觉得长发的女孩看起来有气质、又温柔、像个女人啊?我呀!就认识了两百五十个长头发又没水准的。真的唷!”“我喜欢你现在这个样子。”我说。这并不是假话。我记得她留长头发时,看起来只是一个极其普通的漂亮女孩。但我眼前的她却像是迎接春天到来的初生之犊一样,从体内洋溢出一股鲜活的生命力。那对眸子仿佛是个独立的个体似的滴溜溜地转来转去,时而笑,时而怒,时而悲伤,时而灰黯。已经有好一段日子不曾见过如此生动的表情了,我忘神地凝视着她的脸。“你真的这么觉得?”边吃沙拉,我边点头。她又戴上黑色的太阳眼镜,从镜片后面盯着我。“喂!你该不会撒谎吧?”“可能的话,我尽量想做个老实人。”我说。“哦!”她说。“你为什么戴那么黑的眼镜?”我问道。“头发突然剪短了,觉得没有安全感呀!好像一丝不挂地被赶到人群当中一样,根本没法安心,所以才戴太阳眼镜的。”“原来如此。”我说。然后将剩下的肉卷吃下去。她兴味十足地看着我吃。“你不回去坐不要紧吗?”我指着她那三个朋友说道。“不要紧呀!等菜来了我再回去。没什么事嘛!倒是我在这儿会不会打扰你吃饭啊?”“怎么会?我已经吃完啦!”我说。见她没什么回自己座位的意思。我便又点了咖啡。老板娘把盘子收走,跟着递上砂糖和奶精。“喂!今天上课点名的时候,你怎么没回答呀?你不是叫渡边吗?渡边彻!”“是呀!”“那为什么不回答?”“今天不大想回答。”她又把太阳眼镜摘下来,放在桌上,用一种窥探关着稀有动物的笼子似的眼神直盯着我。“‘今天不大想回答。’”她重复了一次。“喂!你讲话的方式蛮像亨佛莱鲍嘉的嘛!有点冷峻。”“怎么会?我很普通呀!像我这种人到处都有。”老板娘端来咖啡,放在我面前。不加糖、不加奶精,我轻轻地啜了一口。“我说嘛!果然是不加糖和奶精的人。”“我只是不喜欢甜的东西而已。”我耐心地解释。“你是不是误解了些什么?”“怎么晒这么黑?”“我徒步旅行了两个礼拜!到处走,只带了背包和睡袋。所以才晒黑的。”“走到哪儿去了?”“从金泽开始,绕了能登半岛一周,然后走到新。”“一个人?”“是呀!”我说。“到处都会碰上旅伴嘛!”“有没有什么罗曼史呀?在旅途上和女孩邂逅什么的。”“罗曼史?”我惊道。“喂!你果然是误解了。带着睡袋、满脸胡须、随处乱逛的人要到哪儿去搞什么罗曼史呀?”“你总是像这样一个人旅行吗?”“是啊!”“你喜欢孤独吗?”她托着腮说道。“喜欢一个人旅行,一个人吃饭,上课的时候一个人坐得远远的?”“没有人喜欢孤独。只是不想勉强交朋友。要真那么做的话,恐怕只会失望而已。”我说。“‘没有人喜欢孤独。只是不愿失望。’”一边衔着镜架,她一边喃喃说道。“你将来如果写自传,这种台词就可以派得上用场了。”“谢谢!”我说道。“你喜欢绿色吗?”“为什么这么问?”“因为你现在穿着一件绿色的运动衫呀!所以找才问你喜不喜欢绿色的嘛!”“谈不上特别喜欢。什么颜色都好。”“‘谈不上特别喜欢。什么颜色都好。’”她又重复了一次。“我好喜欢你讲话的方式。好像在替墙壁涂上很漂亮的漆一样。从前有没有人这么说过你?”我说没有。“我叫绿子。不过我和绿色可是一点也不配呢!很诡异吧?你不觉得很糟吗?像是一生都被诅咒了似的。我姐姐叫阿桃,好笑吧?”“那你姐姐适合粉红色吗?”“非常适合。好像生来就是为了要穿粉红色的衣服一样。哎!真是不公平!”她点的菜已经送来了,穿着花格子衬衫的男孩叫道:“喂!绿子!吃饭罗!”她对着那边举起手来表示知道了。“喂!渡边!你上课做不做笔记呀?戏剧史第二部那堂课的。”“做啊!”我说。“对不起!能不能借我呀?我有两堂没上。而且班上的人我又不认识。”“当然好。”我从书包里拿出笔记,确定上面没写别的东西之后,才交给绿子。“谢谢!渡边,你后天会不会来学校?”“会呀!”“那你十二点的时候到这儿来好吗?我还你笔记,顺便请你吃饭。该不会和别人一块儿吃饭就消化不良吧?”“怎么会?”我说。“不过这没什么好谢的。只是借个笔记而已。”“没关系啦!我喜欢说谢嘛!不要紧吗?没有记在本子上不会忘掉吗?”“不会的。后天十二点在这儿碰面。”那边又叫着:“喂!绿子!不快点来吃会冷掉唷!”“喂!你从以前讲话就是这种方式吗?”绿子对那声音置若罔闻。“我想是吧!没特别去注意。”我答道。这还真是第一次有人说我讲话的方式与众不同。沉思了一会,她笑着站起来,回自己的座位去。后来当我经过他们那张桌子时,绿子向我招了招手,其余三个人只稍稍看了我一眼。 我打电话给阿绿,说无论如何都要跟她谈一谈。我说我有很多话要说,必须对她说。在这个世界上,除她以外别无所求。我想见她,一切的一切从头开始来过。阿绿在电话的另一端,沉默了好久。仿佛全世界的细雨下在全世界的青草地上似的,沉默无声。那段时间,我闭起眼睛,额头一直压在玻璃窗上,终于阿绿开口了。她用平静的声音说:“现在你在哪里?”我现在在哪里?我继续握住听筒抬起脸来,看着电话亭的四周。如今我在什么地方?我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我猜不着。到底这里是那里?映入我眼帘的只是不知何处去的人群,行色匆匆地从我身边走过去。而我只能站在那个不知名的地方,不停地呼唤阿绿的名字。

2,小林绿子的介绍

小林绿子,青春恋爱小说《挪威的森林》里的人物,与主人公渡边彻交往。当与渡边初遇时,小林绿子就对渡边君产生好感。两人于是成为朋友,但是渡边因为直子的缘故一直控制着与绿子交往的距离,而在小说中绿子又对渡边和直子的关系毫不知情。最终渡边无法抗拒绿子大胆的表白和迷人的活力,然而另一方面念念不忘直子缠绵的病情与柔情。

3,《挪威的森林》||绿子一个阳光的女孩

2019年2月26日,星期二,天气阴

和直子的阴郁沉默相比,绿子明显是那种坚强、开朗、善良、敢爱敢恨的阳光女孩。


绿子开朗的性格并不是因为自己有着幸福快乐的童年,相反绿子也经受过人生中的许多痛苦与挫折。

绿子从小到大从未获得足够的爱。“在过去20年的人生当中,我连一次、哪怕一次都没撒娇任性过。爸爸妈妈压根不理我这个碴儿;他也不是那种类型,我一任性一撒娇他就发脾气,吵得 不欢而散。”

从小到大绿子亲人一个个的离去:爷爷、奶奶、母亲、父亲。但诸多的痛苦与挫折并未使绿子成为一个悲观自闭的女孩,相反从幼年学会自立的她非常坚强、乐观,自信快乐的生活着。

当绿子遇到渡边以后,就对渡边有好感,渡边说绿子的头发“恰到好处,肯定是头形好的缘故,耳朵也显得好看”,又说“我是喜欢你现在这样”。对于一个缺少鼓励的女孩来说,这就是最好的甜言蜜语了。

绿子的乐观开朗在小说中表现的淋漓尽致。给我留下印象最深刻的是作品中描写绿子与渡边一起经历的那场火灾。面对熊熊燃烧的大火,对生命和死亡的理解让“绿子能轻松地眺望着浓烟喝着啤酒唱着小曲”。

初始渡边觉得这简直算不上正当行为,但是在和绿子慢慢交往过程中,渡边越来越觉得习惯了,觉得是正常的,“以至于在和绿子一路逛着商店时街头的光景似乎都没有那么不自然了”。

他甚至对绿子说“见到你,我觉得多少适应了这个世界。”

渡边大概是绿子遇到的人里对她最好的人了,陪着绿子度过了很多轻松惬意的时光,给了绿子很多的安全感,绿子说“没完没了地对你指手划脚。又是叫你听我信口开河,又是找你出来,拉着你团团转。不过,能允许我这样做的人只有你一个”。

绿子也只是一个不成熟的孩子。比如,她经常孩子气的做一些事情。明明非常想念渡边,却总是想要给渡边一点“惩罚”,硬撑着不去跟渡边联系,最后双方都受苦。

4,绿子直子和玲子和代表什么?

绿子直子和玲子和代表什么?

绿子直子和玲子代表生活、理想和现实的矛盾。 绿子,直子,玲子,是贯穿这部剧的一本小说挪威的森林中的女性人物角色,这三个人物,是挪威的森林主人公渡边彻都交往过的女性。 每个都有她的特点,而每个,又都有不同的结局。可以说,猎场中的郑秋冬的情感经历,和挪威的森林中的渡边彻,还真有那么点相似之处,不知道这是不是导演和编剧在一开始便引入该小说的用意。 挪威的森林人物特征 渡边彻,故事的男主角。在神户高中毕业后,到东京的私立大学升学,于文学部专攻戏剧。喜欢喝威士忌、白兰地、爱看书、和女人厮混。不喜欢与人有深入接触,除了直子。 小林绿子,和渡边彻同上戏剧史二课,大学一年级女生。自家在东京内的大冢经营小林书店。乐观、开朗型少女,十分情绪化、喜欢跟人赌气和爱撒娇。母亲因脑肿瘤去世,父亲也因此病逝世。会做关西风味的菜式,有抽烟的习惯。 直子,和木月自小相识的女性朋友,后来成为木月的情人。高中毕业后到东京的大学升学,其后在火车上遇到渡边彻。遇到渡边彻的半年后,进了京都一间名为阿美寮的疗养院,是集体治疗精神病患者的设施。1970年夏天自杀。 石田玲子,是直子在阿美寮的女室友,身上有着许多皱纹。在渡边彻探望直子时,当观察者。自小立志当职业钢琴家,但因精神病而被迫放弃,后来和跟她学钢琴的男生结婚,但后来一位跟她学钢琴的十三岁女同性恋者令她被人误会是同性恋者引起邻居非议,最后和丈夫离婚。

5,绿子直子玲子是啥意思

绿子、直子、玲子,这是三个人的人名,出自于挪威森林的这本书里面的主人公的一些名字。《挪威的森林》是日本作家村上春树于1987年所著的一部长篇爱情小说。
故事讲述主角纠缠在情绪不稳定且患有精神疾病的直子和开朗活泼的小林绿子之间,展开了自我成长的旅程。
直子原是渡边的高中要好同学木月的女友,但后来木月自杀了,直子一人生活着。一年后,渡边同直子巧遇开始了交往,此时的直子已变得娴静腼腆,眸子里不时掠过一丝阴翳。直子20岁生日的晚上两人发生了性关系,不料第二天直子便不知去向。
几个月后直子来信说她住进一家远在深山里的精神疗养院。渡边前去探望时发现直子开始带有成熟的女性的丰腴与娇美,还认识了和直子同一宿舍的玲子,在离开前渡边表示永远等待直子。

6,《挪威的森林》:绿子

“噢,说起来可就话长了。”她边吃荷包蛋边说,“我妈那人最讨厌和家务事沾边,几乎不做什么菜。再说,你知道我家是开店的,所以一忙起来,动不动就叫饭店送几份来,或者去肉店买些炸肉丸对付一顿。对这个我从小就讨厌透顶,讨厌得简直不能再讨厌。再不然就做一次咖喱饭一吃三天。这么着,有一天——是初中三年级的时候,我下决心自己动手做出像样的东西来,就去纪伊国屋书店买回一本看上去最好的食谱。书上写的,我一样不少熟记在心,包括菜板的选法、菜刀的磨法、鱼的切法、干松鱼的削法,一切一切。由于写这本书的人是关西人,我做的菜也就跟着成了关西风味。”

——村上春树《挪威的森林》


我一直在想绿子为什么总是散发着蓬勃朝气。


在绿子十几岁的时候母亲病逝,不到二十岁父亲病逝,期间为了兼顾照料父亲、学业、家里的书店生意,忙的团团转,但是还是挡不住她像一只新生的小动物一样闯入渡边的生活。


有几个十五六岁的孩子可以做到呢?想要吃好吃的饭菜就自己动手去做,家里不给钱添置厨具,就锱铢必较的节省零花钱,这个月添一把菜刀,下个月添一口煎蛋锅,置办出一个闪亮亮的厨房。


她就像春天流动的水,想要什么,就去努力做什么,做到了自然开心,做不到也会不开心,但是无论如何生活都闪烁着光彩。


人的个性与行为是在互相塑造的,性格决定了你是否愿意行动,行动这件事本身也会让你的性格更加勇敢果决或者优柔寡断。也许是正反馈,也许是负反馈,但是你就是在不停地改变着自己。即使什么都不做,也是一种行为,甚至这是一种比行动起来做事更加强大的行为,想想 “心灰意懒”这个词,形容的就是这个状态。


也许渡边也是看到了绿子的坚韧、敢于并善于享受生活,所以才忍不住被吸引,一步步靠近。#读书有痕#

7,村上春树的《挪威的森林》想表达什么?

《挪威的森林》想表达自我救赎、孤独。 村上春树告诉我们的是:人生是需要经历的。经历爱情、经历痛苦、经历心灵的洗礼,才会成长,才会明白那些历经更多的人想要告诉我们的事情。人的心灵,思想真的是一件很奇妙的上帝赐予的礼物。其实村上想告诉我们的事,不过是人的心灵成长史,是人的心灵选择史。 扩展资料: 《挪威的森林》通过直子、木月、渡边、玲子、永泽等人的命运悲剧向我们展示了那个时代的个人悲剧,物质世界与精神世界的失衡,活在其中的人们陷入孤独、虚无、绝望的境地,这是所有发达国家都会面对的困境。 西方国家有“垮掉的一代”、“颓废的一代”,高度发达的日本也有类似的一群年轻人,他们对时代的体悟是一样的,孤独无国界、虚无无国界、死亡也无国界。 中国的读者喜欢《挪威的森林》,是因为他们也嗅到了物欲时代的气息,那种绝望的孤独在物质世界里飘荡着,混乱的精神高地没有信仰。

8,如何正确解读村上春树的《挪威的森林》?这本书为何那么出名?

《挪威的森林》是个例外,它有别于琼瑶的小说,日本文学家村上春树的这一本小说集不但热销,并且还取得过许多文学类巨奖,对日本和国内的青年人阅读者,尤其是在校大学生,具备鲜以媲美的很大危害。它是一部扣人心弦并含有一丝悲伤的恋爱小说,小说集关键写了渡边与直子和绿子三人中间的感情故事,小说集以追忆的方式叙述了渡边在十九岁时与两个女生中间的情感纠葛。 挪威的森林这本书读下去非常容易有共鸣点,无论你是在谈恋爱是否,是一本老少咸宜的书。真正的爱情它的主题风格,耐心地看完你就会发现书里的小故事并不枯燥乏味反而是栩栩如生的有核心的乃至是妙趣横生的。真正的爱情永恒不变的话题讨论,但这本书的中叙述的则是简易却给人深刻影响的小故事。 文本细致唯美意境,随处透着高冷孤寂平静,仅有绿子给这一部书产生了一抹阳光和气愤,见到绿子就想起了87版红楼梦里的湘云,而直子的比较敏感执着又有一丢丢麝月的身影,完善大气的美玲则觉得像秦可卿,实属我觉得。当社会经济发展到一定水平,各种各样工作压力接踵而至,因此每一个人每一个家里一定会发生这种或那般不可言状的苦恼换句话说烦恼,大家如今也在补习,日常生活看起来好啦,自尽的却愈来愈多,平淡的生活中随处藏着烦躁不安和茫然…… 这一部著作一时造成了众多文学青年的欢呼与共鸣点。那麼,怎样去点评它呢?做为年长而村里的我,就来引入下边这句话吧:曾经的我把任何的概率把握在自身的手上,但等搞清楚回来时却已一贫如洗,谁也不会再欢呼,谁也不会再骄宠,从死初中到一个大道理,并将其做为豁然开朗的人生道理,铭记或试图铭记在心。

9,挪威的森林中, "最最喜欢你,绿子。“ "什么程度?" "像喜欢春天的熊一样”是什么意思?

挪威的森林中, "最最喜欢你,绿子。“ "什么程度?" "像喜欢春天的熊一样”是什么意思?

解释:这种清新的跳跃的语言正是绿子的性格,也正是绿子给人的感觉,渡边的答非所问表现出渡边在绿子面前的轻松,意思就是渡边非常喜欢绿子。 这段话的后文是: "春天的熊?"绿子再次扬起脸,"什么春天的熊?" "春天的原野里,你,个人正走着,对面走来一只可爱的小熊,浑身的毛活像天鹅绒,眼睛圆鼓鼓的。它这么对你说道:'你好,小姐,和我一块儿打滚玩好么?'接着,你就和小熊抱在一起,顺着长满三叶草的山坡咕噜咕噜滚下去,整整玩了一大天。你说棒不棒?" "太棒了。" "我就这么喜欢你 。" 艺术特色: 《挪威的森林》本是披头士的歌曲,书中主角直子每听此曲必觉得自己一个孤零零地迷失在又寒又冻的森林深处,这正是年轻必经的彷徨、恐惧、摸索、迷惑的表征。男主角渡边多次想拯救在自我迷失中的直子,但有时甚至他也迷失了方向。 生活在都市中的年轻一代,在都市空间愈狭小与人的疏离愈大的对比中,令他们失去与人接触的欲望,恰是年轻一代避免受伤的保护罩。小说以一个个片断相连接,但并不使人觉得杂乱无章。“许许多多日常生活的片断——在眼前掠过,唤起熟悉亲切的气氛,让人产生心领神会的共鸣”。气氛存在于片断中,或夹杂在片断与片断的留白里。 “文字清丽雅致,笔触自然流畅,片断的接续并不妨碍流畅,反而更添加弹性,产生的效果”。小说中的人物都带着“都市化的标识”,人物的背景十分简单,没有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主人公喜爱的爵士乐曲不断出现,总是直接引用某个作家笔下的话语来表达情绪,使得人物平面化、符号化。

10,《挪威的森林》中, "最最喜欢你,绿子。“ "什么程度?" "像喜欢春天的熊一样”是什么意思?

这段话的后文是:
"春天的熊?"绿子再次扬起脸,"什么春天的熊?"
"春天的原野里,你,个人正走着,对面走来一只可爱的小熊,浑身的毛活像天鹅绒,眼睛圆鼓鼓的。它这么对你说道:'你好,小姐,和我一块儿打滚玩好么?'接着,你就和小熊抱在一起,顺着长满三叶草的山坡咕噜咕噜滚下去,整整玩了一大天。你说棒不棒?"
"太棒了。"
"我就这么喜欢你
。"
解释:这种清新的跳跃的语言正是绿子的性格,也正是绿子给人的感觉,渡边的答非所问表现出渡边在绿子面前的轻松,意思就是渡边非常喜欢绿子。
扩展资料
内容简介
渡边的第一个恋人直子原是他高中要好同学木月的女友,但后来木月自杀了,直子一人生活着。一年后,渡边同直子巧遇开始了交往,此时的直子已变得娴静腼腆,眸子里不时掠过一丝阴翳。直子20岁生日的晚上两人发生了性关系,不料第二天直子便不知去向。
几个月后直子来信说她住进一家远在深山里的精神疗养院。渡边前去探望时发现直子开始带有成熟女性的丰腴与娇美,还认识了和直子同一宿舍的玲子,在离开前渡边表示永远等待直子。
在一家小餐馆渡边结识了绿子,因为绿子问他借了《戏剧史II》的课堂笔记,以后就渐渐熟络。当绿子的父亲去世后,渡边开始与低年级的绿子交往。绿子同内向的直子截然相反,显得十分清纯活泼。
这期间,渡边内心十分苦闷彷徨。一方面念念不忘直子缠绵的病情与柔情,一方面又难以抗拒绿子大胆的表白和迷人的活力。不久传来直子自杀的噩耗,渡边失魂落魄地四处徒步旅行。最后,在直子同房病友玲子的鼓励下,开始摸索此后的人生。
参考资料来源:
百度百科——挪威的森林

11,《挪威的森林》:渡边和绿子

绿子有点醉了,踩空了一级楼梯,两人险些滚到楼下去。走出店门,原先隐约遮蔽天空的云层尽皆散去,薄暮的阳光温和地倾泻在街头。我和绿子在街上东摇西晃逛了一会。绿子说想爬树,不巧新宿没有可爬的树,御苑已经关门了。

“遗憾呐,我顶喜欢爬树的。”绿子说。


——村上春树《挪威的森林》


比起渡边和直子来,我坚定的站渡边和绿子。


渡边在面对绿子的时候是无条件的接纳,在繁华的城市街头说自己想爬树也太奇怪了吧,但是渡边没有把这当做绿子的醉话,他第一反应是新宿没有可以爬的树,有树的地方也关门了。


绿子想做什么就陪她做什么,其实这也是绿子一直以来的需求——有人饱满的爱着她。绿子曾经说自己需要无条件的爱,无条件到自己无理取闹,对方也宠着她哄着她。然后呢?当绿子感受到这种浓浓的爱意后,就恢复过来,好好的爱对方。绿子大概是在渡边这样一次次的包容与陪伴之下爱上了他。


绿子对渡边说了很多话,缺爱的家庭、窘迫的中学生活、自己的喜好,她愿意把自己的感受告诉渡边,这对渡边来说也意义非凡。就像渡边想要陪她爬树,绿子会跟进一句,自己是真的喜欢爬树,渡边的想法得到了绿子的反馈,这就是沟通。渡边也由此真正与绿子不断拉近心理距离,直至发现绿子成为自己生活的一部分。


比起来,直子与渡边一起在东京散步,他们互相写信,渡边去疗养院看望直子,这些接触过程中,直子几乎没有向渡边敞开过心扉,只是模模糊糊的说自己的感受,但是又有很多话不肯说出来,想自己克服,这种被保留的部分大概就是渡边从未接近过直子内心的原因之一。#读书有痕#

12,求《挪威的森林》中 绿子和渡边的对话

‘说什么’
‘什么都行,只要我听着心里舒坦的。’
‘可爱极了。’
‘绿子,’她说,‘要加上名字’
‘可爱极了,绿子。’我补充道。
‘极了是什么个程度?’
‘山崩海枯那样可爱。’
绿子扬着脸看着我:‘你用词倒还不同凡响。’
‘给你这么一说,我心里也暖融融的。’我笑道。
‘来句更棒的。’
‘最最喜欢你,绿子。’
‘什么程度?’
‘像喜欢春天的熊一样。’
‘春天的熊?’绿子再次扬起脸,‘什么春天的熊?’
‘春天的原野里,你正一个人走着,对面走来一只可爱的小熊,浑身的毛活像天鹅绒,眼睛圆鼓鼓的。它这么对你说道:‘你好,小姐,和我一块打滚玩好么?’接着你就和小熊抱在一起,顺着长满三叶草的山坡咕噜咕噜滚下去,整整玩了一大天。你说棒不棒?’
‘太棒了’
‘我就这么喜欢你’